The Dreamer

Gray Sorrenti

純潔的靈魂。深刻的感知。美國夢想家。

神秘又奇妙的 Gray Sorrenti 正是你夢想中的女孩。她在天生沉穩平靜與極富感染力的創新想法中取得平衡,代表著她在攝影的歷程中,正迅速趕上她父親——時尚攝影師 Mario Sorrenti 的步伐。「我會為我的朋友和周圍的人拍照。」她說。「我會問:『你最喜歡甚麼?』他們可能會說:『糖果。』或者『彈結他。』,然後我就會在拍攝現場準備很多糖果或者請來彈結他的人!人處於自然狀態時,拍出來的照片會更加漂亮。」不在紐約時,你會發現她正追尋著夢想,四處旅行:跟朋友開著「超級古老的校巴」來一場說走就走的公路之旅,或者去世界上她最喜歡的地方——老家馬略卡島。她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畫畫和攝影。她是那種會在你的抽屜裡放上一枝玫瑰的女孩,「只是因為喜歡」。別說她和朋友發白日夢。「這一代真的明白世界是怎麼回事,」對於她的同輩,她說:「他們給予了我希望。」

Gray 佩戴的眼鏡型號為:Dolce&Gabbana DG3247; Miu Miu MU50PV; Ray-Ban RX6049

「愛是一種新的色彩,你懂吧?」

Gray, The Dreamer

靈魂和鬼神……
「我真的相信來生和靈魂那一套。我從小就經常感覺到與其他東西之間的聯繫。我媽媽經常跟我說,我兩歲時會坐在房間角落跟『某個人』爭辯。她會問:『Gray 你還好嗎?』我會回答:『我沒事。』然後繼續爭論。她接著會問:『Gray 你在跟誰說話呢,這個人煩到你了嗎?』我會說:『沒有,我們只是在聊天。』我們的房子鬧鬼,有一個鬼魂喂我有連繫,我媽媽叫他們『附屬物』。小孩子更有創造力,看事物的角度也不同;我覺得鬼魂真的會被那些特質吸引。他們不是附在你身上,他們只是很感興趣。」

樂觀……
「我的朋友家人讓我對未來保持樂觀。但是他們不會一直在我身邊,你懂嗎?這點讓我很難過。雖然 Bernie Sanders 輸了,但是他身邊有一群很堅強的孩子支持他,只不過他們年級太小還不能投票。那讓我感覺很好,因為年輕的一代開始崛起了。我們有些迷失方向,但我覺得年輕一代更腳踏實地,真的明白世界是怎麼一回事。他們真的了解甚麼最適合自己,這樣感覺很有希望。坦白說,對我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尊重、愛和優雅。就是這些。」

關於家庭和追尋奇跡……
「我夏天常去一個叫德亞的地方,那是世界上最神奇的地方。它位於西班牙的馬略卡島,我家在那裡有座房子。我們住在那裡的小屋時,感覺就像時間靜止了——仿佛時間根本就不存在。不同年齡的人都能一起玩。我們會去不同的海灘,得爬上大石才能跳進水裡。我們從石頭上跳進水裡,或者從非常高的地方跳下來!我有很多朋友會一起去,大家彈彈結他,在石頭上煮煮西班牙海鮮飯,然後看看日落。我的家人就是我的一切。我小時候經常和媽媽坐在一起雕刻,做一些瘋狂的事情,還會跟爸爸一起畫畫。我們會在花園裡一邊畫畫,一邊聽 Velvet Underground……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離不開他們。」